<var id="hvf33"></var>
<menuitem id="hvf33"><ruby id="hvf33"></ruby></menuitem>
<var id="hvf33"></var>
<var id="hvf33"><video id="hvf33"><thead id="hvf33"></thead></video></var>
<var id="hvf33"><video id="hvf33"><thead id="hvf33"></thead></video></var>
<var id="hvf33"></var>
<var id="hvf33"><strike id="hvf33"><thead id="hvf33"></thead></strike></var>
<var id="hvf33"><strike id="hvf33"><thead id="hvf33"></thead></strike></var>
<cite id="hvf33"></cite>
<cite id="hvf33"><video id="hvf33"></video></cite>

柳巖:《受益人》的“受益人”

2019-11-12 17:52:47

豆瓣上有一條關于眼下正在上映的《受益人》的評價是“使用柳巖的正確方法示例”。柳巖的表演,的確是這部電影令人驚喜的部分。

從現實生活中“殺妻騙?!钡恼鎸嵃咐霭l,《受益人》最終沒有呈現一個暗黑的現實,而是發展成兩個底層小人物相互靠近、彼此溫暖的愛情故事。這故事不落俗套,有些驚心動魄,還有些歡喜搞笑。

柳巖在片中飾演網絡主播岳淼淼,天真又狡黠,有些土味性感,又透著爽辣的江湖氣。她市儈卻不精明,防備卻不算計,擇偶標準是“兜里有100塊愿意為我花99塊”的男人,在整個電影里,如果硬要讓人挑這個人物的刺,可能就是太過包容善良。

柳巖飾演網絡女主播岳淼淼

這個操著一口湖南普通話的岳淼淼仿佛為柳巖“量身定制”,因為同樣出身草根,進入這個行業,柳巖最初不過是想掙錢為家人治病。而娛樂圈的路從來不好走,她一開始也只能靠自己并不愿意被放大的性感標簽咬牙打拼?!妒芤嫒恕窂V州站路演的時候,柳巖說,“我其實是把自己這種漂泊的草根性與岳淼淼這個角色融合在了一起?!?/p>

她依然保持著會說話的高情商,當主持人夸贊這部影片中“爆棚”的演技和岳淼淼這個角色的成功時,她依然會補充說,“并不是說過去的角色不成功,那些人物也都有我能認同和喜歡的地方?!钡理淀祵τ诹鴰r終究是不同的,她不再是電影里的花瓶點綴,這個人物有很多的閃光點,唯一無關的,是過去總是息息相關的“身材”。

婚禮現場

好搭檔大鵬評價說,這部電影之于柳巖有著“紀錄片”般的真實,大鵬一直記得她的努力——時間拉回到相識之初的十年前。2009年,大鵬主持綜藝節目《不亦樂乎》,嘉賓是柳巖,她的能吃苦讓大鵬印象深刻。節目后大鵬問柳巖為何這樣拼,柳巖說:“要爭取上每一個節目,都留下一些畫面,觀眾們才會記住你,否則就白上了?!比缃駜扇斯Τ擅?,各自有一番天地,大鵬說柳巖變得收斂,“年紀大了,穿得多一些,身體好一點,但一直沒變的是對待工作的熱情、態度以及那份努力?!?/p>

電影里岳淼淼直播卸妝的一場戲,是柳巖即興發揮的。她跟導演申奧“比劃”著試了一下自己準備的內容,“嚇”得申奧趕緊開機,怕這“太飽滿”的情緒白白在試驗中白白耗費。結果開機正式演,柳巖一條就過,她卸妝的時候,說自己一路的成長,經歷的坎坷不易,和對感情的企盼珍惜。素顏的她對著鏡頭說,“我今年已經38歲了?!蹦且豢?,柳巖成了岳淼淼,岳淼淼也成全了柳巖。對于柳巖來說,她也成了《受益人》這部電影的“受益人”,當然,今天這些并不僅僅是一部電影帶給她的。

柳巖。澎湃新聞記者薛松圖

【對話】

并不認同角色,但完全能夠理解

澎湃新聞:和過去比較“花瓶”式的美女角色相比,這次的角色對你來說最大的不同是什么?

柳巖:岳淼淼這個角色,她的審美是另外一種網絡流行的審美,大家不會把注意力放在她的外表上,她也不需要多漂亮,因為她還是一個不太紅的網絡主播。所以導演希望我在這部戲中不要減肥,有點小肚腩最好了,胖一點沒有關系。不要太講究你的儀表和儀態,因為這樣更接地氣,更像岳淼淼,而不是柳巖本人。所以當你去掉了外表的這些裝飾之后,觀眾直接看到的就是你表演的部分。

澎湃新聞:對你的心理感受上、角色認同感這些會更加強嗎?

柳巖:當然,因為最開始讀劇本的時候,我不太能勾勒出岳淼淼是一個什么樣的女孩,我完全沒有概念。跟導演溝通的時候,他給了我很多的表演參照,還有人物的原型。他給我看了一些女孩的照片,給我介紹人物原型的故事,讓我去看了《風月俏佳人》茱莉亞·羅伯茨的表演、《小偷家族》里安藤櫻的表演、《非強力春藥》里的女主角的表演,這些對我塑造人物都有很大的幫助。

澎湃新聞:劇中這場告別是女主為了婚姻要放棄自己的事業,包括岳淼淼這個人物一次次被騙但一次次裝傻,像這種愛情觀,你會打心里認同嗎?

柳巖:我自己當然不認同岳淼淼的愛情觀。她對愛情也好,對金錢的態度也好,都不是我贊同的。但是你設身處地地想一想,如果你是她,你的遭遇就是這樣了,那吳海無疑是她生命當中遇到的最好的男人,她真的是會非他不嫁。這并不是一個裝傻的過程,而是她看到了吳海的真心。而電影的后半段其實也驗證了這一點,吳海就是一個很善良很樸實,愿意把一顆真心交給淼淼的人,不然他最后不會不顧一切地去救她。而且他也完成了自己的救贖。岳淼淼是會選擇吳海的,對于他們倆來說,這是一個最幸福的結局。

《受益人》劇照,柳巖街頭遭遇“車禍”。

澎湃新聞:現在很多觀眾對這個角色也有爭議,覺得太過于軟弱,或者說“圣母”,你怎么看?

柳巖:很多人在討論說該不該原諒,對我來說,她可以一輩子不原諒吳海,但這不妨礙他們一輩子在一起。人這一輩子,總要面對很多不完美,但該珍惜的還是會珍惜。但對我而言是不太一樣的,比如岳淼淼那么在乎錢,而我不需要,那是因為我們的背景和階段不一樣。如果我是她,我也會按她一樣的心路歷程去選擇的。我雖然不認同,但是面對角色當然能理解她的選擇。

也曾靠直播跳舞“漲粉”,卸妝和洗澡一樣“私密”

澎湃新聞:這個人物跟你有很多自身經歷上的相似,這是導演一開始就根據你來量身定制,還是你在現場就即興的發揮?

柳巖:特別即興的表演,并不是大家想象的那樣,所謂的即興也是經過自己反復的推敲,然后實驗,跟導演去溝通可不可以。導演的確給了我很大的表演空間,當我去跟他敘述我對岳淼淼的一些生活背景的想法時,導演是非常認同的,而且他也非常贊成我把自己的精力和情感投入到岳淼淼的身上。代入式的情感表演也是很能打動觀眾的一種表演方式。

澎湃新聞:卸妝的那一場戲,后來我們知道是純即興的表演,你自己內心做了怎么樣的心理建設工作,怎么去構建這場戲?

柳巖:我其實是不想把卸妝在大銀幕上讓全國人看到,不是因為美和丑的問題,而是因為它是一個心理障礙——我覺得卸妝就跟洗澡一樣,它太隱私了,為什么要給別人看呢?可是如果根據岳淼淼的人物來進行表演的話,她就是一個和過去的自己徹底告別的過程。從此再也沒有人知道她叫“小狐仙”了,她就是吳太太。所以當她褪掉這層偽裝或者盔甲的時候,她是一個非常脆弱、溫柔、無助的女性。就是當我滿懷期望地奔向婚姻的時候,我不知道迎接我的是什么。面對我這份工作而言,我反而會更踏實。其實每個女性都有這種感受,所以在卸妝那場戲的時候是百感交集的。

《受益人》劇照,柳巖敬業為角色狂吃辣椒。

澎湃新聞:早年你也做過主播,拍這個戲有沒有回想到自己當年狀態?

柳巖:應該是在2005年的時候,我是國內第一批做網絡直播的主持人。那個時候我在騰訊視頻做網絡直播,我沒有用自己的真名,那個時候有網名,我叫“Ada姐姐”。但當時我居然有一幫鐵粉絲!而且那個時候還不是直接能在平臺上看到彈幕,網友是要發短信,我從后臺再摘選一些,我們來互動,每天兩個小時,沒有準備,完全像脫口秀一樣。那時作為新人的我,很難得會有那么固定的鐵粉,所以我一直覺得網絡那頭所謂的虛假,其實無比真實。我自己是有這些經驗的,而且我也有一些在做短視頻的朋友或者說主播朋友,我并不覺得他們離我們很遠。

澎湃新聞:你那個時候做主播開心嗎?

柳巖:我剛開始做主播非常開心,可是因為我為了漲粉,必須要每隔一個時段跳舞來吸粉,我是很痛苦的。我還記得當時導播還會在那里說,“完了完了人數下降了”。因為那很殘忍,就跟制片人看收視率一樣,你看得到在線人數,在線人數一掉了,就快跳舞。我也奇了怪了,我只要跳個一分鐘,粉絲就刷刷地漲,這就變成了一種我很不開心的局面。我會想我說話沒有內容嗎?我那么蒼白嗎?我作為一個主播,我又不是個舞娘,所以我那時候剛開始很開心,后來就還蠻失落的,有這樣一個過程。所以我覺得每個主播其實都必須承受他們的情緒。

我是代入式的表演,大鵬在塑造角色

澎湃新聞:這個片子大家還會討論到你跟大鵬十多年的友誼,然后這次終于成了男女主角。特別好的朋友在一起演情侶,會有“太熟了”的那種尷尬嗎?

柳巖:我們兩個人演戲一點都不會尷尬,因為我們所有的友誼都是建立在工作上,在表演的方式上,我們非常的默契。有一次,在《受益人》的宣傳時,我們做了一次對談,就像咱們倆現在這樣,我訪問他,他訪問我,這樣一個談話,居然開始的時候覺得超級尷尬,因為我們倆都是主持人出身,突然要采訪那么熟悉的朋友,你無從問起,當你真正進入到話題去聊的時候,你又發現你對面那個你以為熟悉的人,其實有那么多面你不了解他,你不知道在哪個時間節點,他在做什么,他在想什么?;蛘吣銈冊谕粋€場景里,其實做的事情是截然不同,想法也是截然不同,這非常奇妙。

《受益人》柳巖、大鵬

澎湃新聞:所以這次大鵬有什么讓你意外的點嗎?

柳巖:我覺得他在努力地完成一個優秀演員的蛻變。因為我們給自己定的目標就是,我們要成為演員。你知道能夠扛得起“演員”兩個字稱號的演員,其實并不多。但是大鵬已經過了這個階段,他在努力地做一個最優秀的演員,而這部戲他真的做到了,他讓我挺刮目相看的。我只是代入式的表演,這是表演的最簡單、直接、粗暴的一個方式。但他是完全在塑造角色,沒有半點大鵬的影子,這一點我都不知道我要多久才能做到,但是他做到了,所以我很羨慕,也很敬佩。

澎湃新聞:這種他可能比你稍微走得快一點的情況,會讓你覺得有壓力或者有追趕的動力嗎?

柳巖:如果他只是稍微比我走得快點,我沒有任何壓力。但是大鵬在電影上面的成績已經和我有很大的差距了,因為他不單是一個演員,他是一個非常優秀的導演,而且已經有很多專業獎項的認可了。而我其實在表演的歷程上,雖然很多人知道我,也看過我演的戲,但是對于我演技的絕對肯定以及獎項的認可,其實還是需要一個過程。所以慢慢地我居然也就不著急了,就想踏實地做個演員。

澎湃新聞:大鵬在很多場合上,一直都非常力挺你、捧著你,各種作品也都邀請你參加。你和他的這段友誼里面,你覺得如果從“受益人”這樣的一個概念出發,你覺得你從他身上有一些受益的地方嗎?

柳巖:首先我認為也不是大鵬捧著我,是我本身還是比較優秀的,他也替我高興哈哈哈。當然,我覺得大鵬最閃光的地方不光是粉絲或者大眾看到的才華橫溢的這一面,我覺得他的品格是讓我非常欽佩和贊賞的。因為不知道的人就總會覺得大鵬就是《屌絲男士》里的那個角色,其實不然,他是一個非常優秀的創作者,他細膩、善良、永遠替別人著想,然后三觀極其之正,待人接物又非常的誠懇。他是我在圈中看到的很多戴著面具生活的人完全不一樣的另一面鏡子,所以像大鵬昨天夸我,說我是他存在在虛擬世界里的真。其實這反過來也是我來形容他的話。

澎湃新聞:你最近是不是花式夸大鵬夸得特別多?

柳巖:我本來以為最好的朋友之間是可以互相擠兌的,應該日常相處就是互相打鬧或要吐槽。他的那種坦誠永遠是小心翼翼的,他很怕傷害到別人,所以這是我們兩個性格完全不一樣的地方。他自己也不吐槽任何人,這就是他可怕的地方。

而且大鵬自己其實特別脆弱,他很在乎我對他的看法,我有時候說你胖了、你今天臉好腫,不管是抨擊他的外形,還是說他的初老癥,他都非常的難過,他真的會背著我掉眼淚!他后來有一次氣到了,就采訪的時候,有時候我會隨意打斷他的話,他就說你要鼓勵我,你不可以這樣,因為我很在意你的評價。所以我現在就不厭其煩花式鼓勵。


寧德化糞池設備價格 http://www.cszhc.cn

上一篇:

下一篇:

Copyright? 2015-2020 安吉生活網版權所有
哈尔滨体彩兑奖中心 永乐家电| 姜堰热线| 国家图书馆| 西瓜鸡网| 白油肉片网| 炸大扁网| 红豆鲤鱼汤网| 松原市委宣传部| 香辣脆皮明虾网| 爆两样网| 麻酱笋尖网| 桑葚粥网| 淘职网| 叉烧猪肉网| 豉椒带子豆腐网| 风行滑雪| 湘西之窗| 凤凰出世网| 油爆双鲜网| 朵颐辣子鸡网| 面酱银丝青耗网| 鲜蚝焖腩肉网| 商丘报业网| 连云港传媒网| 虫虫吉他| 巴渝传媒网| 鞍山信息港| 圆肉杞子炖鲍鱼网| 搜狐财经博客网| 威廉姆斯车队官方网站| 中国经营报| 鱿鱼三鲜网| 水浒肉网| 龙衔海棠网| 中国棋院网| 迅雷博客| 基金申购状态| 爱拍就拍交友| 香辣毛豆网| 红豆膳粥网| 东方财富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