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hvf33"></var>
<menuitem id="hvf33"><ruby id="hvf33"></ruby></menuitem>
<var id="hvf33"></var>
<var id="hvf33"><video id="hvf33"><thead id="hvf33"></thead></video></var>
<var id="hvf33"><video id="hvf33"><thead id="hvf33"></thead></video></var>
<var id="hvf33"></var>
<var id="hvf33"><strike id="hvf33"><thead id="hvf33"></thead></strike></var>
<var id="hvf33"><strike id="hvf33"><thead id="hvf33"></thead></strike></var>
<cite id="hvf33"></cite>
<cite id="hvf33"><video id="hvf33"></video></cite>

《剑临沈放小说》全章节目录;全文在线阅读

2019-11-07 23:40:35

剑临沈放》全文在线免费阅读【完结+番外】「百度云+无删减」。

 《剑临沈放》目录

 第1章 免费

 第2章 免费

 第3章 免费

 ......

 凰网科技讯 北京时间11月6日消息,据路透社报道:

 搜索微信公~众~号【齐齐阁】

 关注后回复 书号:【4297】即可阅读全文。

 ------------------------------------------


“为什么,你们不是得逞了吗,为什么还要杀沈放?”

陈枫急了。

“这你都不明白?嘿,你知道外边沈家的对头开了多少钱要沈放的脑袋吗,三万颗灵石,杀掉这个无足轻重的废物,就能得三万灵石这笔财富?!?

“沈放,怪只怪你命不好,生在沈家?!?

“原来是这样?!?

沈放和陈枫对视一眼,眼中全是深深的绝望,终于明白,小芽所谓的用牺牲来换取少爷一命,纯粹是一厢情愿,人家今天一直就没准备放过他们主仆两个。

“好了,话都说明白了,受死吧?!?

铁开山手中的剑散发出惊人的杀意,一剑斩下,屋里打过一道闪电般的电芒,直接朝着床上的沈放劈了过去。

当!

震耳欲聋的金铁交鸣声。

关键时刻,是陈枫仗剑替沈放挡过这一劫,不过铁开山可是外门实力第一的弟子,这一剑远不是陈枫能挡的住的,手里的剑被震飞出去,陈枫胸前中门大开,对方的剑顺势斩下。

噗嗤!

剑芒在陈枫的肩膀上划出一个深深的大口子,鲜血喷溅,染红了衣襟。

腾腾腾,后退几大步,一屁股坐在地上,陈枫疼的脸色煞白。

“沈放,快跑?!苯辜敝谐路慊乖诤白?。

看到这一幕,沈放眼中有一抹妖冶的赤红,一颗心都近乎于燃烧。那颗古井无波的心,荡起了一圈圈的涟漪。

为了他,陈枫在拼命。

这股情绪深深触动了他的内心,识海里边,松果体中的雾气迅猛地向外溢着,终于浓雾浓度在达到了接近二十倍左右的时候,缓缓停止了溢出。

沈放脑海中的雾气一片金灿灿的颜色,也完全平稳了下来。

嘎巴,摇晃了一下脖子,沈放感觉可以完全无碍地动用身体了。

一伸手,按住了陈枫挣扎着还要爬起来的肩膀,沈放从床榻上迈到地上站了起来,撕下一条布带替陈枫包扎止血,眼中带着万年不化的冰寒:

“好了陈枫,交给我。小芽,我们会救回来的?!?

微微转过头看向铁开山,刹那间,沈放仿佛一柄抖落征尘与锈斑的绝世名剑,终于显露出耀眼的犀利与锋芒。

扬手一招,陈枫掉在地上的那柄剑如带有灵性般跃起,呛地一声直接跃到手中。

一剑在手,沈放身上有一种自由、洒脱,得脱天地桎梏的味道。

“咦,你个废物还能动了,这可真是大难不死啊?!?

铁开山也有些诧异,歪着头盯着对方,暗道真是活见鬼了。

感觉沈放身上的气质完全的变了,变的让他都认不出来,不过具体是哪里变了他也说不清楚。

心中恼怒,撇了撇嘴:“上次没死,不代表这次不死,这次,我直接用剑送你上路?!?

他知道,沈放方才淬体三重天,比陈枫还要弱一个层次,这样的对手他根本就没放在眼里,不过,彪少爷下了命令,那么,为了完成这一任务,他狮子博兔也要用尽全力。

“沧澜剑诀”

手腕一抖,剑上充满了惊人的华灿感,光芒吞吐,如盛大的光幕兜头笼罩向沈放,就如凌空扔下一只大网。

剑网的范围之大、之广,无论沈放向哪里躲避都是逃不出去的。

“住手?!?

陈枫惊喊一声,不过已经来不及冲过去帮忙了。

沈放眼神冰冷,猛然向前一迈,呛地一声,剑意吞吐了出去,如裂帛般直直地透入剑幕,紧接着剑尖轻轻一旋。

噗嗤!

铁开山的右手被轻巧斩落,连手带剑掉到地上。

漫天的剑幕一下子消失,铁开山手腕上还激喷着鲜血,惊恐至极地看着对面,浑然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金色精神力太强大了,在其控制下,沈放出手的每一剑都能修正其不合适的发力之处,达到极致杀伤力。

每一剑,都充满了不可思议的剑意。

这样的剑意根本就不是铁开山能够抵挡的。

沈放的手腕再次扬起。

“不好?!?

铁开山感觉到了致命的危险,上身一拧向旁边疾闪,噗嗤,在锋锐的剑刃下,他的另一条手臂如脆藕一样,被轻松地齐肩斩断。

断臂飞了出去,铁开山一个退步撞到墙上,看着沈放就如看着一个死神。

那抹剑芒快的刺眼。

剑意有如龙行于天,带着一种无拘无束、一往无前的惨烈。仿佛沈放心念一动,剑芒就能到达任意一个地方。

铁开山根本没明白怎么回事,就已经被沈放两剑打残。

呛,剑意轻吟,沈放再次欺了上来。

“给我住手,我可是彪少爷的人,你伤了我可想到下???”

“要是彪少爷知道了,会让你生不如死……”

铁开山色厉内荏地喊着,不过对面的剑芒根本不给他留任何情面,华灿一击,如一条匹练在空中划过。

噗嗤,铁开山的肋下被刺穿,剑尖一挑,直接带着他的一条肋骨飞了出去。

这下子将铁开山疼的整个身体都要痉挛了,不过,他根本没有时间喊疼,对面的剑芒连一点喘歇时间都没给他留。

又一道光芒闪过,铁开山拧身疾闪,但剑意迅若雷霆,快的根本就闪不开。

噗嗤。

另一边的肋骨被挑了出来,铁开山已经变成了血人,又如漏了气的风箱,甚至连站直的力气都没有。

双膝一软跪倒在地,铁开山两眼通红,惊吓的头皮都要根根立起。

钢刃,鲜血,已经将沈放的两眼染红,这一刻沈放就如一尊杀神。

“沈放,饶过我,饶过我,这不是我的主意,全是彪少爷……不,全是胡彪逼着我干的啊,我自己可没想过要杀你,我也没想过要玩弄小芽啊……”

取命的凶器就在眼前,他已经吓的语无伦次了。

“沈放,别杀他……”

陈枫也一脸呆滞地从后边走过来,那几剑完全是苍狼宗的入门剑法,但在沈放手里却发挥出了不可思议的杀伤力。无法想像,沈放这个人畜无害的少年,什么时候修成了这等惊人剑术。

他强忍着震撼,过来是劝沈放不要杀人的,宗门规矩森严,无缘无故杀人可是天大之事。

他们只是宗门最底层的外门弟子,只比杂役高一个级别,根本就无力反抗宗门的规矩。




 搜索微信公~众~号【齐齐阁】

 关注后回复 书号:【4297】即可阅读全文。




上一篇:

下一篇:

Copyright? 2015-2020 安吉生活网版权所有
哈尔滨体彩兑奖中心